人间宋来

文素

What's past is prologue.  凡是过去,皆为序章。 ——莎士比亚《暴风雨》


结局已看,求编剧大大给他们一个好的结局,这样真的是太痛苦了@

你知道有些东西你看了会后悔,因为看了你就无法遗忘。

  ——江南《上海堡垒》

【江南】如果她不喜欢你

     如果她不喜欢你,那么无论你做什么,都是错的。

  如果她不喜欢你,那么你给她发短信就不是关心而是骚扰而已,哪怕你其实两三天才偶尔发那么一条。

  如果她不喜欢你,那么你穿过半个城市去看她也不过是打扰了她原本应该休息的时光。

  如果她不喜欢你,那么你写了那么多给她的文字其实最后你也只是感动了你自己而已。

  如果她不喜欢你,那么,无论你做什么,她真的都很难都再喜欢你了。真的。

  如果她不喜欢你,那么除了让自己变得更加优秀更加强大以外,真的没有别的办法让自己好过一些。

  如果她不喜欢你,那就真的没办法。

  ——江南《上海堡垒》

所谓离别,大概就是这样的吧?往日的阳光,风和雨露,那些画面都像电影一样闪动,你想要放弃和你想要忘记的,一切都重新变得那么美丽。你不喜欢是不是?那么它永远不会再看到了。你开心么?

  ——江南《上海堡垒》

       风流本就是个梦。有人说丝不如竹,竹不如肉,唱得远比说得好听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——王家卫《一代宗师》

好好睡,晚安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江南《上海堡垒》

至御手洗洁的一封信

石冈第一视角,
全文occ,
情感是自己把握的,无逻辑

       又是新的一年了,离你离开的那一天已经过去了23年了,我们相识同居16年,却分离了23年,你我都已经变成了老头子了,原来时间过得这么快,我们分离的日子比在一起的日子还要长……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我依然住在车马到的老房子里,依然定时打扫房间,依然不喝咖啡,只喝红茶,依然准备着两个人的早餐依然,似乎是真的老了,日复一日的生活,改不掉的习惯忘不掉的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 你呢?你在芬兰过得好吗?真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去那里?明明赫尔辛基要比这里冷多了,但即使如此,我也知道你会过得很好,无论在哪里你都会过得很好,芬兰大学的脑科学对你而言应当是小菜一碟,你一定是会被所有人崇拜和记住的教授先生,你也会满世界的查案,哪里都会有你的印记。瞧,你的事迹,都已经传到我这里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直到现在,我还记得,咱们刚相识的时候,你骑着摩托,带着我在深夜的河堤上飞驰,什么阴谋什么记忆都已随风散去,像是来自异邦的骑士,无论当时怎样的无助,然而庆幸的是你就站在那里,站在我手能触及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 如他们所说的那样,以后的16年里我们就像是福尔摩斯和华生,居住在一起,你负责侦破案件,我负责记录下来,出版成书,但我不得不承认,作为一个自尊心很强的男人,与华生甘愿于福尔摩斯的关系中处于从属地位不同,我一直渴望和这个优秀的同居人,看同一片风景。

        但我从未想过,我石冈和己,一个普通的男人,凭什么将御手洗洁,你这样的人困在这里,而且一留就是16年。我依旧竟然,天真的以为,这样平静的有趣的生活会一直持续下去,一切有你便足够了,就像是那场去英格兰的旅行中,你特意选择了火车作为交通工具,只为了让我看到这处的风景,无论是芬格兰,埃及还是墨西哥印尼,这是两个人的探索与历险,与他人无关,这是我的认为,也是我的臆想。

        或许正是因为我的狂妄自大,才会使你留下“我去赫尔辛基,你留守”的字条一言不发的离开,到现在我不得不重新定义一下笔下异邦骑士的概念了,是真正的来自完全不同世界的人,而不是将我从异邦中拯救出来的提示,但即使如此,我也不甘心就这样被你抛在脑后,成为无所谓丢弃的东西,让你做出在不联系的决绝的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 或许我真的是一个安于现状的人,而你却无时不刻的企图打破,我不得不承认自己性格中懦弱的部分,就算是学习英语的勇气都没有,更别提独自一人走出国门了,像我这样连镜子都不敢照的人,就只配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,而根本没有资格与你并肩站立。

        但到时间磨平一切,现在回想起来,到底是我太过于懦弱,还是你太过于自负,

         我依旧只喝红茶,而你却可以喝咖啡了,

         多年后在日本横滨的御手洗,有一个时更照顾他的起居,做他的助手,将他的事写成小说,并成为了他的挚友,那时候的御手洗,不擅长交际,总是窝在家里无所事事。

         多年后在芬兰赫尔辛基的御手洗,有一个海因里希站在了相同的位置,照顾他的起居,做他的助手,将他的事写成小说,成为了他的挚友,这时的御手洗已经成了著名大学的脑科教授,经常出门参加很多活动,变得很健谈,经常被请去解决案件。

        你不觉得很讽刺吗?过去的真的,是连缅怀的资格都没有了吗?而我却只能通过,海因里希写的书来了解你,他在书中亲切的称你为洁,而我却依旧只能喊你的姓氏,御手洗先生。如果以往的一切都要成为,被抹杀掉的存在,那你的那句“我的挚友是石冈君”,到现在看来,有多么的可笑。

        我从未吝啬过的表达我对你的赞叹,而你却从未回应过,如果事情真的已经发展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,如果你真的是为了不影响我的生活,而不让我生活在过去的阴影里而离开的,那么现在就不要远隔重洋的对我指手画脚,你让我住在车马道里,我便一直住在那里,你让我远离那个女人,我便远离她,如果你真的,想要我再次依赖你就回来啊,如果不是,请放手我的生活

        现在的我,既无比怨恨自己的懦弱,却又同时在责备你的决绝,真是够矛盾的,像是一个爱而不得的怨妇。

        御手洗洁,你可真是一个恶劣的男人。

        然而人老了,有些事情便不愿多想,也不愿深究,今年你已经69岁,而我也已经67了,难道非要等到去参加对方葬礼的时候才肯见面吗?如果非要那样的话,请不要再一声不响的离去。

       横滨市中区车马道369号,别忘了这里有一个人一直等你回来……